近況 && 週記隨筆:“防疫”下的你我(10.27-11.3)

近況

自己也有段時間沒有寫博文了吧,上次寫博文竟還是一年前,有種時光飛逝的感覺。

這一年時間自己不知是進步還是什麼,總之嘗試了很多以前沒有嘗試過的事情。

例如穿着自己喜歡的衣服第一次沒有同家人而是和朋友一起度過自己的生日、獨自一人外出旅行、第一次夜不歸宿,還有猶豫了一年多之後終於在一個月之前開始了 HRT。

也許這就是成長的感覺吧,我也不知道。

今晚在浴室的鏡中看着自己頭髮長了一些的樣子,也許真的有一些女生的樣子了吧,也許自己也不是在白費的吧。

我也不知道。

週記

已經不知道這是自己第多少次心血來潮有着“想要寫日記”、“想要記錄下自己的生活”這類的想法了。也不知道是第幾次開始寫這類東西了呢。

希望這次能堅持下去吧。

哈爾濱之行

在27日的時候,去了哈爾濱處理一些自己的事情,上午辦完事情了之後,下午便抱着放鬆自己的想法去見了兩個在 HIT 的朋友。

三個人的 Telegram 帳號合照

吃了美味的德餐,bc很會算價錢,成本控制的剛好。

因爲前一天晚上沒有睡覺,自己提出了喝咖啡的想法,然後就被以 HIT 校園內有瑞幸咖啡的理由似乎很合理的拉進了 HIT 的校園x

哈工大內的教化街輔路

以及看到了哈工大LUG的樣子,真的有一點羨慕喔,一群人線下一起做共同熱愛的事情的感覺。

離開哈工大之後去了哈爾濱的街機廳打了 maimai。似乎自己不管到哪一個城市都會打 maimai 喔。

別的東西自己就沒有拍了呢。給大家看一下在中央大街上買的一點東西吧。

左邊是在可口可樂店里一見鍾情的粉色的可口可樂杯子,右邊是兩套哈爾濱的明信片

晚上回到了自己的家。因爲很累,很早就睡着了。

“提級管控”

29日,當我正準備出門逛街的時候,突然接到了社區工作人員的電話。

“哈爾濱市南崗區提級管控了。”

聽完她的說辭之後,我掛斷了電話。再次檢查健康碼時,我的健康碼顏色已經變成了刺眼的紅色。

限制活動的日子開始了。

居家

按照市里的防疫政策,我所要面對的是“3天居家健康監測+4天自我健康監測”的管控措施。

用人話來講呢,就是3天紅碼不能出行,4天黃碼可以上班,但必須遵守“兩點一線”。(不遵守人家也不會讓你進的)

同時在 HIT 上學的豬豬和 bc 也都被封在了學校裏,多少有些難過。

時至今日,我依舊不能進入需要掃碼的地方。

鬧劇

必須居家的這幾天(10.29-11.1)里,正值萬聖節的日子。在萬聖節活動中,人們會扮演各種荒誕,用荒誕的方式去反應現實。

然而對於這片土地上發生的事情,本來就是一場荒誕。

鄭州富士康工人出走、蘭州3歲男童因“防疫”延遲就醫而離世……等等等等,讓人心中既憤怒,又無力。

於此相對的是東京澀谷萬聖節活動,熱鬧的場面。

有人扮演着“大白”拿着巨大棉籤爲他人“做核酸”^1,有人扮演着被架走的“胡錦濤”^2

現實中的荒誕被更加具象化的荒誕表現了出來,這何嘗不是加倍的荒誕呢。

就在我寫文章的這天,認識的一位朋友,所在的地方全城亮起了紅燈。

上次還是從年初到年中。

不知這場鬧劇,要在何時畫上休止符呢。

惟能,祝大家平安幸福。

抱抱大家。

2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