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本文

本文是一篇虚构小说,与任何现实无关。

“至少,要让我知道你还活着。”

白桃面前的女孩抱住了她,发丝轻拂着她的脸颊,潮湿的触感从她的脖子传来,是青柠的一个吻。

白桃也紧紧抱住了青柠。

白桃的眼角流出了几滴泪珠,却没有让青柠发现。

“没事的,白桃会没事的。”白桃轻声带着哭腔,声音从青柠垂下来的发丝中发出来。

在二人的相拥中,白桃轻轻地,含住了青柠的发丝。

……

分居两地的生活并不好过,并不知什么时候能见面一次。

相思是夏日特有的焦躁。

二人相约,要在暑期去坚尼地城看海。

“一定要来哦。”

“嗯。”

……

“下一站,金钟。乘客可以转乘港岛线、荃湾线和南港岛线。”

拥挤的人群中,车厢里的广播响着。配合着这商业城市中人们的焦躁。

“然后要去换港岛线了呢……坚尼地城,会是怎样的一份光景呢?”白桃在心里想着,激动和不安的思绪涌上心头。

白桃是第一次来香港,虽然青柠和白桃已见过很多面,但每次都是青柠来内地找白桃。

而这个暑期,则是中国政府要求封关后的三年后二人的第一次见面。

“上一次抱着已经是三年前了呢……”白桃想着,心里虽有不甘但也无济于事。

白桃还要再想些什么,但却被广播里的“请所有乘客落车”打断了。

随着开门提示音的响起,人们涌出车厢。

人来人往的金钟站,白桃四处张望着,寻找蓝色标识的港岛线。

“坚尼地城方向,坚尼地城方向。”白桃轻声的念着。

在月台上,白桃收到了青柠的消息。

“到哪里啦?香港的天气还适应吗?我在 %arabica 等你哦。”

“哦,对了,是在 A 出口附近,别走丢了哦。”

“嗯,知道了。”白桃轻点了发送,踏上了港岛线的列车。

……

“至少,要让我知道你还活着。”

白桃又想起了她们从朋友变为恋人时的那一幕。

那是一个大雨瓢泼的夜里,白桃缩在被子里,轻轻地哭着。这已经是她与外界断绝联系的不知道多少天了。

想着过去受过的一道一道伤疤,白桃决定让自己与世隔绝来让自己好受一点。

“却不知何时是个头。”在被子里的白桃想着。

房间传来了敲门声。

“也许是上门推销一类的东西。”白桃想着。

但那时不想与世界有所联系的她并不想去开门。

一段敲门声过后,门外传来了哭声。

“欸?”惊讶的她犹豫了一下,轻轻地打开了门。

只见门缝中站着被雨淋湿的青柠,蹲在地上哭着。雨水从发梢上一滴一滴的滴在地上。

“唔,你还好吗。”白桃呆呆地站在门口。

青柠听到了白桃的声音后,猛地向前扑,抱住了白桃。

“我还以为你不在了……”

……

“……是梦吗”白桃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并没有在什么香港,而是像往常一样蜷缩在长沙的那间小屋里,紧闭着的窗帘透着外面灰沉沉的颜色,灰暗的房间,凌乱的床头柜乱糟糟的堆着各种药盒和药板。

“是哦……青柠早已经抛下我了呢……”白桃蜷曲的身体更加紧缩了起来,用枕头捂住脸想要哭出来什么,却发现眼泪已在睡梦里哭尽了,潮湿的枕头包裹着白桃的脸。

白桃突然猛地转向床头柜,撕开了写着“酒石酸唑吡坦”的药盒,随意地从药板掰下了几片,拿起放在旁边的气泡酒将药片一饮而下。

“这样……这样可以再见到青柠吗……”白桃望着天花板。

“可以吗……”

在她半醉半醒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已在不知不觉中泪流满面。

白桃梦到,青柠抱着她,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头,嘴里还说着她之前总是会说的话——

“没事的,我不会丢下你的。”

“要好好活着哦。”

白桃普通日常的一天,又像往常一样过去了。

1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